說出五班-鄧智光

鄧智光小姐的心得:

這兩天趁學校放假溜回家,

本來只留一天的,但突然感覺到爸眼中有一絲絲的期待?就安排再請了一天。

在這一天,我跟爸媽說了我從來沒有說過,小時候被性騷擾的事,這是我本來寫的三個故事中的一個,後來沒說。跟爸媽說完的瞬間,那個幼稚園的我也被療癒了:)。第三個故事是我遇到貴人的故事,拜託就讓我佔用下面的篇幅說一點點就好。

這樣我準備的三個故事,就都說出口了。

 

報名的開始

2012年的5月,我開始接洽小卡老師的課程,我發現這個老師很認真,而且每次我的介紹都很冷,他一接手麥克風就很熱,每次演講結束,他會建議我幾個調整方向,但是我還是講得爛得很想咬掉自己的舌頭,學生在台下都為我尷尬。

後來跟著小卡老師知道了憲哥、福哥,發現原來真的有大神是捲起袖子在幫助人的,原來大神背後除了神力還有練到死的精神。

若不是小卡老師的鼓勵,我可能不會報名說出,因為當過一次錄影手的我,深深的知道這裡有多少神人,成果有多可怕啊!但我最後決定抓住這40%向前衝。

很謝謝小卡老師一路的鼓勵支持提醒建議,甚至擔心我付了學費沒錢吃飯,要先借我錢XD。謝謝我的貴人。

 

準備的過程

沒有想到從小被嘲笑或調侃的聲音,會是我的優點,我受到了鼓勵。

我們的輔導員,真的跟憲哥說得一樣溫柔,因為我擔心自己的故事很小,擔心自己聲音太『嗲』,擔心大家看我弱弱的不敢說話太重,擔心又看到在台下的大家為我尷尬的臉,總之就是很擔心。

在最後一個禮拜因為很焦慮,所以我講了很多遍給身旁的人聽,每個人都有不同想法,我大量吸收,但也自己腦補了很多東西,決定大改一番,改成激烈戲劇版,改好再給學姊聽聽看。沒想到我就再也改不好了,每天八點下班吃完晚餐,小睡2小時,就改稿改到天亮,持續一個禮拜,但還是改不出來,看著大家的fb po文覺得好焦慮好想大哭,練到死真的讓人好想死啊(但我跟本還沒開始練啊我還在改稿)。所以直到演練前兩天,學姊聽到的版本是我根本還沒改好又還沒練又整個變了樣,學姊還是溫柔的幫我設停損點,輕柔地引導著我的思路,讓我回到軌道,還給我一些神奇idea。並且一直給我信心。在fb上用溫柔堅定的語氣終結我的自我感覺惡劣。

 

關於比賽

禮拜五算是定稿後,禮拜六狂背稿,下午偷偷溜去學校教室偷用麥克風,想要改善我很容易噴麥的問題,練了一會就被警衛發現我偷進教室趕走了,晚上看著家裡的玻璃拉門練習我很容易因緊張而縮很小的手勢動作(但後來還是縮小了,還僵硬得無法走動),穿著隔天要穿的衣服鞋子練習講,因為怕不熟悉自己的裝備。

因為真的還是會忘記稿,所以我試著用身體動作記稿,手勢上中下分別代表屋頂青苔、照下來很炎熱、堂姐臺北回來。

最後再背一次稿,並做好『漏了不可以回頭改』的心理建設,還有『出糗沒關係只要想著我好想告訴大家我奶奶是一個多棒的奶奶』的建設。就享受說故事的當下吧。

演練當天我心跳超快,不斷乾嘔,碰上中午休息,也無法吃得下,根本沒有感覺,所以我到樓梯間聽了一首蘇打綠寫給爸爸的歌,想起要送給奶奶的這篇故事,大哭一場。

然後就是演練的當下了。

 

上課的精彩我不贅述,從說出影響力,我學到的不只是技巧,而是:

1.這是一堂人生的學習課,面對自我、發覺自我、探索自我、衝撞自我、磨練自我。

2.消化不了的東西,不管多麼棒多麼想帶走,都必須放下。

3.現在想起來我很慶幸我最後一個禮拜有大改,因為它讓我知道我不適合走激烈風。

4.只是改之前應該先跟學姊討論,想要改好再給他們驚喜結果變成驚嚇。

5.發現我的表情變化不大,但一時間改善不了,日後要開始多多觀察自己的表情。

6.患難中的友情,北軍的我們彼此不知道對方的故事,但是互相支持鼓勵著做彼此後盾,五班的大家互相留言鼓勵,學長姐的溫暖,以及湯姆芋頭的加油,憲哥福哥的鼓勵,這一切都是會想放在心裡珍惜的情誼。

故事說到這裡,你可能會發現,我根本不是用了什麼細細描述的技巧,而是我這個人天生講話就愛講這麼細啊~~~如果你是綠色強的理性者看得很頭痛,煩請原諒我,因為我藍色感性大爆發。

最後,很認真的說 很榮幸可以認識大家。

放上我跟奶奶的合照,介紹大家我那個覺得我什麼都好棒的奶奶。:)

鄧智光照片

( 截自「鄧智光小姐」FB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職場觀點》謝文憲-憲哥部落格

謝文憲-憲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