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陣頭>這部電影,您看過了嗎?


影片中,所有感動與熱血的畫面,我均不再贅述;今天想講的是,柯有倫在成功參加台中市藝文季的活動後,與飾演父親的陳博正,在台中的鄉間小路上並肩行走在夕陽西下的最後畫面。


陳博正說了一句話:你不要以為你有了一點成就,就自以為是,我告訴你,你以後要走哪一條路我沒意見啦,但是有一條路,你千萬不能走,柯有倫問:哪一條路?阿西隨即說:放棄啦!


當我得知畢業旅行連同眷屬與老師有超過50人報名時,我還以為是班代唬爛的,甚至以為是惠禎編纂的故事,仔細一看報名表,挖哩勒,還真的也,沒想到大家這麼愛騎自行車,阿,對不起,應該不是這樣,應該是大家愛著彼此同學們要畢業與求學時期情誼的感覺吧。


老實說,我一開始並不看好這活動,但是連吉鎮都來參加時,全體班級幹部士氣大振,加上老師的加持,這個活動還沒開始,已掀起熱潮;最後如果連功瑩都來參加,我一定會說服董跟我一起騎十公里,然後再邀五位老師參加,隨後發媒體通告請電台及雜誌社來採訪,各位親愛的朋友,您的家族還有誰躲起來了?還有哪位您很要好的同學不能來參加?說服他來吧,去年此時,我聽呂鴻德老師的課,他曾在行銷專課堂上說,中原EMBA要搞些壯舉,不要一直老是烤肉,我們要向台大挑戰,人家做得到,我們一定也可以,相信我,我們沒有比較差,我們一定也可以。來吧,我等你來報名。


EMBA短短兩年,很多事現在不做,以後也沒機會做了,一天,參加一天都好,騎乘自行車敞洋在花東海岸線時的風景,右邊是太平洋,左邊是山,前後五六十台自行車串起我們的心,領頭車上高掛著中原企管的旗幟,壓陣車上高掛著中華民國的國旗,我此生雖無法挑戰撒哈拉沙漠,若我有緣與大家共同騎乘近兩百公里的台灣土地,那種人生體驗,我想一輩子都值得。


家母的早逝,讓我養成行動的力量,鳳飛飛的猝逝,讓我學會再紅的人終究面對人生課題,有五六十位同學一同經歷人生精彩風景與論文辛酸,當汗水夾雜著淚水,配上眼前美麗的景致與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,吹起口哨,彈著吉他,就算是粗茶淡飯也能讓我回味無窮,我期待的是,當我七十歲帶孫子的時候,很驕傲地跟他們說,爺爺在民國99-101年間,寫了三本書,出了一套有聲書,賺了XXXX萬,也騎過蘇花公路,最重要的是,跟著一群志同道合的您們。

全站熱搜

謝文憲-憲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